微信北伐

来源: donews

广州海珠区TIT艺术创意区,这是微信最新乔迁的总部。

自网易总部搬迁到北京之后,广州与互联网已经基本没有任何关系,人们甚至遗忘了腾讯广州研发中心。中国的互联网版图主要集中在北京、长三角与深圳。三个地方孕育了不同的气质,北京充满创意,而中部上海、杭州与福建产品更接地气,深圳以腾讯为主,毗邻香港的优势使得其高管几乎来源于接受过良好教育,具有多年国际工作经验的香港人。

没人记得广州,也没人记得腾讯广州研发中心。所以当2011年推出“微信”的时候,这款图标像极了iMessager,名字山寨微博的产品压根没有获得人们的关注。甚至你都无法将负责人张小龙与两年后的“中国第一产品经理”联系起来。

搅局者

镜头回到十一年前,2001年李彦宏开始发布baidu.com中文搜索引擎,次年,阿里巴巴发布淘宝,其后几年互联网逐渐与腾讯形成三足鼎立的市场格局。不过,三者尽管各有优势,在业务上依然摩擦不断,三方都曾经试探过对方的搜索、电商与社交业务。最终在政府关系与市场博弈下,三巨头证实了一条亘古不变的互联网定律:起跑线上快五步,就足以把对手甩开几条街。

不过,微信的发布击破了脆弱的平衡。在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后,人们渐渐发现移动端的产品并不是PC端的简单复制,如果要争夺用户,需要重新定义产品。腾讯内部广为传播的一个故事是,微信发布初期马化腾曾经跟时任移动互联网事业群(MIG)的负责人刘成敏沟通,提出“邮箱组做了一个叫微信的应用,你们MIG要不要拿去做一下?”,刘成敏心想自己已经有手机QQ了,便婉言拒绝。

这一定是刘成敏职业生涯中做过最后悔的事情,在不到两年之后,张小龙升上腾讯高级副总裁,而刘成敏黯然离职。

与狼共舞

不过,如果说微信对于外界惊起波澜,第一战役是在2011年5月。微信为2.0版本提供了语音信息功能,该功能使用户量快速成长。但在发布当天,马化腾收到了来自运营商的电话,称:“这类应用(OTT形态数据业务)谁都可以做,唯独腾讯不可以做,如果腾讯要做,我们就会在代收费业务上对腾讯做出惩罚。”

运营商与腾讯都知道,兵戎相见的时刻终究还是会到来。

真正让冲突浮出水面的是2013年3月份。运营商上诉到工信部要求压制微信,最严重时期外界传言微信即将对用户收费,4月份工信部官员直接对媒体表态:收费是一定的,我们正在研究应该如何收费。

马化腾后来说,那段时间坐飞机,安检都问他“微信到底要不要收费?”腾讯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向政府高层表示,这可能是中国互联网企业第一次走向海外的机会。11月18日的微信开放日中,副总张颖对外再次承诺我们不会收费。

战役结束了吗?或许只是刚刚开始。微信对于传统运营商以短信、语音时常为主的盈利模式造成了太大的冲击。运营商虽然掐死企鹅的心都有了,但在市场经济条件下,2013年8月19日,中国电信与网易成立合资公司,宣布对外发布“易信”。一经发布就扬名立万,广告挂满国内各大门户首页。功能更是主打免费短信、跨网语音信息等硬需求功能。

网易:变革中的炮灰

第二战役就此展开,不过这次战役的主角不再是运营商,而是网易。网易业务结构十分单一,虽然在过去几年中发布了Lofter、新闻客户端、门户评论等诸多产品,但几乎叫好不叫座。“有态度的新闻”几乎成了网易标识,但人们还是习惯于用百度、新浪、微博阅读新闻。

收入结构单一的网易不得不维护好自己的现金牛业务网络游戏,为此曾经撕破脸皮从九城夺来魔兽世界中国区运营权。对游戏的关注几乎成为了网易的头等大事,2013年网络传出微信游戏,尚未发布便迎来了许多关注。8月9号微信与手机QQ同时发布游戏,几乎迎来了“全城打飞机”的热潮,马化腾都走出来说“我打飞机最高77万分。”

移动端什么都没有的网易急了,以Android、iOS为主的移动互联网发展速度快得让人难以想象,如果网易不能抓住移动游戏,那么未来便会死在沙滩上。在共同的敌人面前,网易选择了牵手电信,不过事实证明,这家合资公司的钱不是太多,在高调推出之后便迅速下滑,空留一堆僵尸用户。

暗度陈仓打阿里

第三战役是关于眼光的故事,我们时常觉得点子不值钱,执行力才值钱。社会上许多“想法太多,做得太少”的案例,让许多人对这句话深信不疑。 不过看看今天的马云与陆兆禧为其社交应用“来往”击鼓摇旗却一无所获,便会知道伟大的产品来自深邃地洞察力。

在国内三巨头中,最具实力的便是阿里与腾讯。甚至,在一定程度上来说百度与两者的距离有点不小。在PC互联网时代互相牵制、迁就的两家公司微妙平衡被微信打破,标志性的事件是微信支付。

微信支付是腾讯的新支付战略,在此之前腾讯的财付通一直是空气一般的存在,支付宝自然也无需把财付通当一回事,因为中国的网络交易行为几乎全部发生在阿里相关产品内部,如果没有支付,也就做不起支付工具。

但在马云津津乐道是否可以退休,跟着史玉柱去玩狗的时候,微信却逐渐在布局新支付市场。移动互联网催生了现下支付、应用内购买、公众平台支付等新蓝海,而在这些领域,阿里完全没有涉足。

为了不被阿里系快速反击,微信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,先将“交易基本架构”做好,因为只要交易在腾讯系内封闭完成,便会自然而然使用微信的支付系统。

这些“交易基本架构”简单来说就是二维码与公众平台。二维码不像NFC与RFID一样需要硬件支持,它形成了一种通用、简单的信息传递方式。而公众平台则形成了一种“通用”形式的“机构账号”,机构账号自然可以是商家,商家自然可以做店铺。

截止发稿时,笔者从相关人士中了解到,微信公众号即将开设店铺,将分5万与10万两个店铺入驻门槛。而同时,微信副总张颖称微信公众账号达到了两百万,并以日均8000的速度增长。

真正动人的并非数据,而是微信公开日的展示中,人们用微信扫描二维码的办法在水吧前购买了一杯咖啡,这杯咖啡购买过程仅仅跳跃了几个界面。这种用户体验对马云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压力。

11月6日,马云在下令所有阿里员工禁用微信,全员需为“来往”添加100位好友之后,更声称要“到南极老巢打企鹅”。不过,现在的情况更像微信从打到了阿里的杭州老巢。

比百度快五步

第四场战役的敌人是百度,这场战役来得悄无声息,但必然影响深远,在一定程度上来说,这比阿里受到更深重的影响,完全可能将百度连根拔起。

这一切的开始要从移动端的搜索锐减开始,百度对移动端反应过于迟缓,一方面是百度不知道应该如何从移动端下手,另一方面是大势所趋,单纯搜索引擎已经无法立足于移动互联网,在手机上,进行频繁的输入太麻烦,人们不愿意使用搜索引擎,更愿意使用独立的App来完成信息查找应用。

在此趋势之下,如果你要找新闻,可能你会打开某新闻客户端,如果你要找餐馆,可能打开“饭本”,如果你要找词条,可能你会使用“维基百科”客户端。但人们不愿意经常多次点击去打开浏览器,然后缓慢地输入百度地址,并在狭小的空间中进行文字输入。

这是无论百度还是谷歌都无法避免的问题,所幸谷歌已有Android这样的桥头堡,但百度什么都没有。

这种从信息查找,到直接使用独立应用完成需求的变革是“从内容到服务化转型”的过程,对于百度来说,这个转型就是近年来持续推动的“轻应用”。李彦宏将服务化转型交予了最富活力的80后李明远。

不过,并不是只有百度在做轻应用。事实上,今天真正具备轻应用群的只有一个产品:微信公众账号中的服务号。公众平台不仅拥有灵活的开发能力,更提供完备的环境交互接口,它可以使应用开发者获得用户的基本信息、位置以及文字语音交互方式。

在移动端的轻应用群上,微信已渐渐羽翼丰满。而反观百度,基本的产品形态还没有出来。

先行一步

微信是真正的移动互联网船票。船票是指那种平台型产品,一旦一个公司拥有牢固的平台型产品后,便可以像峡谷中架设的桥梁一样源源不断地带动其他产品的发展。经过了数年的平衡之后,微信蛰伏两年布局,终于在2013年下半年侵入百度、阿里、网易等公司的腹地,颠覆了原有中国互联网格局的平衡。

这款界面简单的应用被外界形容为“超级App”,在每个像素的背后,都是技术、人文与市场的高度融合。今天的互联网真正变成了一个创意产业,并非依赖垄断与抄袭便可以成就百年老店,一两个鬼才在关键位置上后,便足以撼动世界。

但,现在还不是总结的时候,微信已经一骑绝尘,一路向北。

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: 转载自QQ控

本文链接地址: 微信北伐

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-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




coded by nessus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